棠焰

妖魔鬼怪之宿舍二三事-引子

       “可以开始了吗?小陆?”我调整了一下坐姿,左手拿着刚从包里翻出来的纸笔,另一只手把包包重新放回了桌上。
       陆政廷听到我的话,把一直在看手机的脑袋抬起来:“可以了姐。”说着把手机屏幕朝下放在了桌上。
       我们两个现在在北京一家小咖啡馆里靠窗的座位面对面坐着,正准备开始一个采访。原本不需跑这么远的咖啡馆的,但是我和这些选手都不希望这次采访会有拍摄,于是选址在一个偏僻的小咖啡馆,昨天我采访了蔡维泽,到今天陆政廷是最后一个了。
       “我可先说好了哦,这些问题不是我想的也不是节目组想的,”我习惯性翘起腿,低着头吧本子翻到新的一页,“是微博上民意调查出来的合集,你们回答的答案不一定会全部发布出去,但是回答需谨慎哦!”
        “知道了。”
        “那好……第一个问题,节目录完四期了,小陆你跟谁的关系最好?”
        “跟谁关系好啊……跟典典,喂头,文兆杰他们关系都挺好的啊……”
        “小陆,审题,审题,跟谁关系最好?最!”我有些无奈,不过大概也猜到他最后会怎么回答…

        “都挺好的啊……”果然。
        我瘪瘪嘴,正准备问下一题,他突然说道:“那就喂头吧,我跟喂头之前就认识了……”
        “……”我沉默着抽了抽嘴角,“行吧,那下一题,你觉得比到现在你最想跟谁合作?”
        “合作啊……合作的话我还蛮想跟vocal合作的诶……那就典典吧……典典挺好的……”
        “行,典典,不过我偷偷告诉你,典典选的是viito哦~”
        如我所想,陆政廷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就他俩关系最好。”
        我明知故问:“天天黏一起?”
        “那倒不至于,天天黏一起那是文兆杰和喂头……典典和喂头就有点那种……姐弟的莫名宠溺感……这么说好像不太对?”陆政廷一脸嫌弃,大概是回想到了什么。
       后面的哪些问题和发生的事情都无关紧要了。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的目的就是想夸一下小陆,真是开了光的嘴,一句话命中两件事实:
       一是文兆杰与黄翔麒那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二是……邓典与黄翔麒那不可言说的神秘关系
       ……这样看来viito好像有点八卦事件吸引体质?

       我叫……我叫什么其实也并不重要,我算是一个明日之子的工作人员,但这份工作并不是我的主业,只是偶尔的兼职。因为并非本职,所以做事做人都比较随和,也比较闲,因此我与选手的关系很不错。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因为受到某三人的拜托,他们三个人希望我能写一篇记录他们真实关系的文章,等以后那一天公布出来时,也好做一个回忆录一类的东西。
       我对这种事一向感兴趣,便答应下来。
      
       我白天一般都跟选手同住,特别是那三个人,只有到睡觉的点才离开(说一句,我的作息跟洢濠是一样的,所以基本上我每天得中午去,然后把几个小孩从床上拽起来,太早去肯定都没起呢)。   
       节目第四期结束之后,我对三个赛道的选手进行了采访,其中有一个问题叫“你觉得所有选手中那两个人关系最好?”其中“viito和文兆杰”与“viito和邓典”两个选项荣获最高。当时作为最后一位被采访的陆政廷的一个说法引起了我的兴趣:邓典和viito有种姐弟的感觉。这让我想到了在第二期刚结束的时候,有一回我去给他们送奶茶,那时典典正和viito聊歌……
       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并排坐在休息室沙发上的两个人的背影,我正打算进去,突然听见viito说了一句:“姐,你帮我去倒杯水呗~”我当时以为viito在叫我,莫名有种偷窥被逮的感觉,莫名其妙的罪恶感让我转身就跑,而奶茶最后全都到我肚子里了……
       这两件事加在一起本来也不会让我想这么多,但是在跟蔡维泽的聊天过程中,他跟我说,他也听到过很多次,viito管典典叫“姐”。这就让我有些怀疑了。你说正常来说,一个大男人怎么会一天到晚——不管是习惯性还是调侃还是什么——叫另外一个大男人“姐”呢?
       而我的好奇却最终某种程度上促成了一对情侣。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