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焰

【快新】Ordinaire(he)【1】

*神经病之作

*突然想写性转系列

*请忽视这些ooc

以下正文

 

 

 

 

“没想到工藤这样也很可爱嘛!”

 

不,一点都不。

 

“啊……新一快笑一个快笑一个!”

 

不,我拒绝。

 

“新一……”

“……”工藤无奈地眨了眨眼,“好吧……”他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尽管如此,仍旧好看的紧。

“哇!!”对面的毛利兰和铃木园子立马就尖叫了起来。

也不怪他们。

 

她们面前的,工藤新一,性别,在昨日还是男,今天一早起来,变成了女。

被吓得不轻的她匆匆忙忙随意套了件白衬衫与黑西裤就跑去找住得离自己家不是很远的毛利兰。但她似乎太过高估女孩的承受能力。

毛利兰也被吓到了。

但她毕竟见证过江户川柯南的出现与消失,很快缓过神来,然后——

“新一你好可爱!”在工藤无奈的眼神中,兰惊呼道。

兰急忙叫来了铃木园子。

这位侦探的半个青梅竹马对这件事表现出了超乎想象的兴趣,这让工藤很是苦不堪言。

她是来求助的,不是来被调侃的……

 

让这一切变得更糟的,是基德下午发来的预告函。

那张白色卡片由一只白鸽送来。

卡片被小偷绑在鸽子的右腿上,那小家伙一路飞到了米花町,用赤色的小嘴敲了敲她书房的窗。

那时她正在看书,听见熟悉的声响楞了一下,下意识地给小家伙开了窗,白色的小家伙从窗口钻进,啄了几口置于窗台上的白瓷盘中的碎面包,然后停在了她的台灯上,向她伸出了右脚。

她用手指轻轻抚了抚白鸽的小脑袋,然后解下了那张基德要交于她的卡片。

上面有小偷先生贯用的意式花体英文,华丽的字体也是一贯的手写,工藤把卡片放于鼻下轻轻嗅了嗅,上面还残留着墨香,是刚写的。

工藤皱了皱眉。

“那家伙时间挑的还真不妙啊……”侦探轻叹道,手上把卡片上的内容手抄了一份,卡片则被她慎重而又小心地放进了书桌第二个抽屉中,里面已经有摞得整整齐齐、洁白如新的数十张卡片,其所寄来的时间自一年前开始,从不间断地一直到现在。

这些卡片被侦探分成两叠,这次的这张被她放在了较薄的那叠的最上面。

工藤又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塞给了它一些饼干屑,白鸽感激地叫了两声,便离开了工藤宅。

工藤重新关好窗户,坐回书桌前,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抄下来的内容,合上了看到一半的书。

“那么,可不能爽约啊……”侦探眯了眯属于女生的那双水润大眼,露出了自信而又神采飞扬的好看笑容。

从那对海蓝宝石中透露出的,是属于名侦探的自矜与骄傲。

监视器那天的男生露出同样明亮的笑:

“呐呐,名侦探,真是让人期待的对决啊……”

 

*

When the middle of the lunar cycle

Meet the two sisters one is long

Another is not

During the most important day

For me

I will drop in the crystal palace to bring away the treasure of Artemis

                     怪盗キッド

 

 

 

*打滚求小红心小蓝手聊天抚摸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