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焰

【快新】祸害(he)


*题目跟文没有半毛钱关系系列
*日常无案件/其实只是不会写……
*那么既然都无案件了,那就无酒厂,无动物园
*可以看做大甜饼……之类的?来看
*日常无逻辑,看到bug可以大胆提出……

以下正文

“所以我说,让女孩子哭的都是差劲的不行的家伙。”

“那就别去再祸害别人。”
*
工藤新一再一次踏入学校已经是大一了。

开学的时候是樱花季,帝丹大学又有一棵看上去颇有些年岁的樱花树,所以当新一踏进校门时,扑面而来的樱花与清香几乎糊了他一脸。
新一伸手抹去坚持留在他头发与脸上的樱花花瓣,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可真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出场方式。
但当他的手刚放下,又是漫天花瓣,再次铺满了他的脸。
“嗤……”
听到有人扑哧笑出声,新一来不及细想有些耳熟的声音,恼怒地朝笑声传来的方向瞪去——他当然记得先第二次抹掉满脸的花瓣。
黑发蓝眸的男孩发觉他嘲笑的对象看过来了,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站直了身子,揉了揉本就乱成鸡窝的头发,笑着开口:“啊啊……不好意思……实在忍不住了……”他伸手把人往边上拉了点,顿时就避开了夹杂着白色花瓣的风,“你不应该站在那儿的……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新一很快掩饰住了一瞬间的惊讶——真是没想到还能再碰到他,然后回握住了快斗主动伸出的手:“工藤新一,请多指教。”
   *
“真是让人惊讶呢……虽然长相相似但其实完全不一样的新一和黑羽君竟然能成为好朋友呢……”

两人刚认识不久的时候,身边的人都惊讶于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但在互相熟悉之后,才又发现这两个人其实不仅相貌相似,连内在都如出一辙,简直比双胞胎还相像。
那样性格的两个人,很难好好地相处吧——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会抱有这种想法其实很正常。两个人明明都是大学生了,却还是孩子气得不行,应该是完全不希望有人跟自己一样的个性吧。
但事实上,两个人似乎很清楚他们不可思议的相似与差异,也似乎因此而愈发亲密,不过短短一个月时光,两人就从点头之交俨然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

“新一新一!”
两人课表难得有错开的时候,每当这时,先下课——或者换句话说,教授不拖堂的那个人就会先到对方教室门口等人。
新一先下的课,于是快斗最后的五分钟压根听都没听。
门外等的人很是耐心,门内坐着被等的人却几乎坐不住般五分钟被教授瞪了好几次。
似乎为了证明被瞪的原因不是装出来的,教授前脚刚踏出教室,新一就被冲出教室的快斗抱在怀里——连书都是青子帮忙拿的。
看着身前肩并肩步调一致向前走的两人,青子对身边的兰感叹道:“真是的,笨蛋快斗自从认识工藤君之后就很少再跟青子在一起了呢!”
“新一也是啊……虽然看上去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但其实很在乎黑羽君的吧……”兰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想了想,“果然是……”
“果然是怎么了?”
“不,没什么。”兰笑道,“青子很快也会知道的。”
  *
“所以工藤君和黑羽君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告白遭拒绝的漂亮学妹没有像新一所想的那样伤心欲绝又或是尴尬离去,反倒是很快调整好了心态,收好没有成功送出去的情书,然后向新一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新一微微愣怔了一下,然后陷入回忆。

他们应该是什么关系呢?

在认识“黑羽快斗”之前,他们应该是宿敌,或者至少是身份之间的联系所名为宿敌。但在樱花树下的相遇之后,或许就不能简单地在叫做宿敌了。
朋友?
或许也不能这么说,他们互相之间的熟悉,或许早在宿敌时期,就已超越一般的朋友。那个一袭白衣的怪盗总能用言语以外的方式,轻松而又准确地洞悉他的想法——自己对他也是如此。
同为好友的服部甚至都没有这么了解他。
以至于服部在第一次见过快斗之后,偷偷摸摸地跟新一说了一句:“喂,工藤,你确定你们真的只认识了几天吗?怎么感觉黑羽比你妈还了解你?”
或许服部自己并不明白这句话所代表的东西,但自从那时新一心里就与什么东西渐渐清晰明了起来了。
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地说喜欢。
他也喜欢兰,喜欢宫野。但那都跟他对快斗不一样,要说喜欢,他大概是喜欢基德的,从钟楼那次,到杯户酒店,但当快斗渐渐代替基德与他见面的时候,他就隐隐有种预感——
大概那早已超越了喜欢。
而让他愉悦的是,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说出那句话:
“我们是恋人。”

大概就是这样吧,他们之间也只能用“恋人”这种青涩而又美好的词来连接了。
那天他回到宿舍,快斗迎面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欢迎回来,我的恋人先生。”
End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