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焰

【快新】【2017江苏高考作文题】车(原著向)

【快新】终点站

      *我愿乘着纯白之翼来到你的身边*

    1.

白色的大鸟从漆黑的天际划过。

 

是夜。

那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收起白色的翅膀降落在侦探家的阳台上。明明脚上穿着雪白的皮鞋,在站稳的那一刻,却如其人般奇迹地没有声息。

小小的侦探正盘腿坐在床上。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黑暗中,侦探的眼睛就像两片碧蓝的汪洋般,接受了从怪盗背后,绕过怪盗撒进屋内的银白月光,那两片碧蓝闪闪发着亮。

其中仿佛蕴含着静谧的大海——就如同侦探这个人般。

 

“名侦探,很晚了。”基德嗓音低沉,轻描淡写地陈述着这个事实——很晚了,孩子早应沉入梦乡,而不是等待一个国际罪犯的归来。

“嗯,很晚了。”小孩的声音平淡,脸上却有淡淡的怒气。

基德似是恍然明白了什么:“......我会注意的。可是新一也该睡了......”

“小孩子不早点睡可是会长不高的哦!”


待快斗洗漱完回到房间内,室内已不似他出去时那般黑暗,而是被暖暖的黄色灯光撒满了。而小小的名侦探蜷成了一个球,窝在在被子里。

 

快斗只感觉心底暖成一片。

2.

这是一班不知去往何方的列车。

 

并不。柯南牵着兰小姐的手眯着半月眼想道。

这种事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只要在网上查一下哪一班列车临时取消或改变航线了,就可以清楚的知道这列漆黑的列车将去往何方。

 

所有的侦探为了列车上的谜题而齐聚一堂。

只是,当他们都登上已出发的列车时,却得知他们此行最大的乐趣出了问题。

“各位乘客,”男性广播员的声音从广播里传出来,“非常抱歉,但是这班特快的谜题被取消了。

“原因是列车方面刚刚收到一张来自怪盗基德的预告函。

“如果有有兴趣的侦探,可以到存放预告函的第9节车厢。”

 

现在柯南的心情,与其说是因为失去了谜题而失落,应该说是“像刚收到礼物急不可耐想要拆开的孩子”。

灰原说的真是一点没错。

在柯南和园子的死缠烂打苦苦哀求(我才没有!)下,兰终于答应了去第9节车厢看看。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柯南,兰总是没有办法拒绝柯南的请求的——尤其是现在柯南还搬离了毛利侦探所,说是被借去与他父母朋友的儿子去住了,总之就是和一个少年住在了一起——那个孩子长着一张与新一儿时极像的脸,又有那么一双那么沉静如海却又时刻闪耀着的蓝眼睛,兰是无论如何都不忍看见那双眼燃起浓浓斗志又被自己熄灭的。

更何况她早就知道柯南这个孩子是有多么执着于基德。

3.

这班列车上摆设着“维多利亚之心”,这是颗晶莹剔透的蓝宝石。

美得就像那人的眼睛一样。

快斗眯着眼想道。

晶莹剔透却又闪耀着坚强的光。

如此美丽的宝石,这就是他这次的目标——在到达目的地之前偷取她,他就算成功了。

快斗没有像侦探先生一样事先查询好目的地到底是哪儿(这太没理想了!),相比于笔其他人事先知道谜底的优越感,小偷先生还是更喜欢在最后知道谜底时的惊喜感。

魔术师啊,本身就是追求着浪漫与奇迹的存在,与理性至极的侦探正恰好是相反的存在。

不过这不打紧。

只一线之差而已,他只要想,随时都能越线。

 

快斗带上纯白的手套。

说实在的,他心底里期待着每一次的交手。

快斗接上数据线。

在月光下的追逐。

他轻松的敲打着键盘。

明明是宿敌般对立的存在。

按下最后一个键,拔下数据线。

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

拿出藏在袖口的铁丝。

那种感觉,就像是偷情一样。

撬开了失去电脑保护的锁。

紧张到令人兴奋不已,愉悦到颤栗的心情交融在一起。抛却现实中一切愉快又或是烦恼,只沉溺于当下。

快斗从玻璃柜中取出了维多利亚之心。

 

相对却又相似。

所以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基德。”快斗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4.

“基德。”

“名侦探先生,动作慢了哦!”基德笑眯眯的转身,戴着纯白手套的手把玩着雕琢精致的宝石。

柯南有些气喘吁吁的,似乎刚经历过长跑。

基德也不急,等着柯南双手扶着膝,喘过来气,侦探说道:“不,还不晚。”

基德心情颇好,只赞同道:“嗯,还不晚。”

列车还没到达终点站,他还不算赢。

 

黑白的足球擦着怪盗的脸颊飞过。

怪盗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不满道:“名侦探,不是说好了不用杀人足球的吗?”

柯南笑得天真无邪,绝不承认他答应过这种事:“是吗?我什么时候有答应你?我只答应过快斗哥哥这种事啊!”

......算他倒霉。

基德还能说什么做什么呢?跑啊!

 

一阵五颜六色的烟雾四处弥漫,在柯南的怒骂声中,基德消失不见了。

5.

果然啊,有名侦探在的地方总还是避免不了发生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基德手中紧攥着维多利亚之心,飞快的奔跑着躲避背后而来的子弹,心中吐槽着。

真是真是,运气差到爆炸啊!

他已经好久没有碰到组织的人了,他都快要以为对方放弃了,这会突然在特快上出现,他还没看到人呢,那位或者说那些乌鸦先生们就一梭子打了过来,虽然他及时躲开了,但还是打到了左手上臂。

子弹越来越密,再加上自己那还未处理的伤,基德已经有些吃不消了。他在奔跑中掂量了一下手中那颗璀璨的蓝宝石——那是对方的目标,如果他想脱身的话,就只有一种办法。

尽管他还没有检查过这颗宝石到底是他想要寻找到那颗宝石与否,不过没必要了——基德朝着宝石哈了口气——他现在只需要......

又是一阵烟雾,其散去之后,基德人已不见,只徒留下地上那颗维多利亚之心。

在灯光下还闪着耀眼的星星点点的光。

一个黑衣男子从角落阴暗中闪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捡起维多利亚之心,什么都没有发生,这的确是基德之前手上拿着的那颗。基德给他们了。

6.

车厢内乱成一片。

 

四处吵闹喧哗,恐怖的气息在人群之中弥漫。

随着特快的颠簸前行,似乎生命的时钟正在滴答滴答运行着渡过最后的时光。

快斗在知道发生了什么之后,正在试图挤过混乱不堪的人群去往驾驶室的方向挪去。

在混乱拥挤之中,快斗用于掩饰的棒球帽早已被挤掉不知掉落到何处了,他边向驾驶室奔去,边在人群中寻找着名侦探。

但人太多了,那么多的人又不停的移动奔跑,他找不到名侦探。

时间不多了。

时间不多了,他不能再把时间耗费在无望地寻找自己的宿敌先生上,他得救这一列车的人。

 

待他好不容易踏进了驾驶室,发现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人。

小小的名侦探正手足无措地看着被迷昏整个人趴在驾驶操作台上的驾驶员,试着想要把人拉起来,但小孩子的力气毕竟还太小,多次尝试终是以失败告终。

快斗看到这一切就知道车上乘客们之间列车要出轨的传闻多半是真的。想着,快斗又上前了一步

侦探看见了毫无掩饰伪装的快斗,楞了一下,犹豫着开口:“......快斗?”

“新一。”快斗应道,然后他走到柯南身边,把昏倒的驾驶员从驾驶位上拖开,他对侦探说道:

“准备好了吗?”

侦探笑了,蓝色的眼睛眯了起来:“是的,准备好了。”

准备好再一次迎接所谓挑战,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外,堂而皇之地与那位宿敌先生站在一起,迎接即将到来的未知与黑暗。

7.

灰原看见过他们两个——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站在一起,她离开时对新一说道:“你们两个,还真是恍若双生啊。”表情是一贯的戏谑,看不出悲喜,新一却从她的话中听出了莫名的悲伤与感叹,或许还有欣慰这种不可思议的感情。

一向有些迟钝的工藤当时并没有明白宫野小姐的意思。更无法理解灰原身上传递出来的那种复杂的情感。

他只是没在意。

 

窗外美好的景色刷刷划过,列车颠簸着向前驶去。

组织按照其一贯的手法,要杀了整一列车的人,目的是为了除掉怪盗基德。列车没有及时变道,正向一条错误的轨道驶去。

那是一条半路断掉废弃的铁轨,这也就意味着,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脱离轨道,整车的人全都死于非命。

快斗把驾驶员从操作台上托开防止他压到不该压到的按钮之后,眼神复杂地看向柯南:“新一......”

柯南回道:“怎么了?”

“新一,你会开列车吗?”

这真是个好问题。

柯南仔细回想了一下:“不会。”

快斗听了这话,也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曾经有观察过别人开列车......

也只能这样了,没时间了......

 

快斗后来再回想起这几分钟,竟发觉记忆有些模糊,或许是神经实在太过紧张了,以致记忆碎成碎片,只能依稀记起那种极度紧张又极度兴奋的心情,耳边还回响着柯南稚嫩的声音不知在喊些什么,记忆中一切都变得模糊而又灼热。

但他记得很清楚,当列车成功在脱轨前停下之后,名侦探望向自己时那种清澈纯粹的眼神。

或许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

那两片碧蓝中那时蕴含着的,是那种似乎会永恒不灭的光辉,熠熠生辉,如同星辉永存。

只是那时,似乎光芒更盛。

快斗一直以为,自己乘着时光的列车,渡过怪盗基德的时代,最终的终点站会是,也只能是“潘多拉”,或许途中会与许多仇恨、爱情、友谊,灾难、愉悦擦肩而过,甚至短暂逗留,但终究会重新开动。

但当怪盗基德一次又一次地降落在侦探家的阳台上时,快斗愉悦有种预感。

——自己到站了

end

——————————————————————————————

我墨村这篇文章快有半个月了......从没这么纠结地写完一篇文章,中间卡文卡了至少有四五次,无数次想要弃掉,甚至有一回真的是弃掉了,但因为我答应了同学,最终还是坚持写完了,不容易啊......但可惜的是最后还是草草地结尾了......

希望大家喜欢吧......

评论

热度(55)